从食用到药用养蛇产业转型升级丨关注广西野生动物人工驯养③

发布日期:2021-10-03 22:47   来源:未知   阅读:

  www.009is.cn,由传统的食用向药用转型升级,对于养蛇人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但又有广阔的空间。

  5月12日,广西蛇业转型升级启动,全面贯彻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推动蛇产业向大健康迈进。记者了解到,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制订蛇类药材质量标准。

  5月15日,记者见到黄恒时,他正忙着新公司的筹备工作。新公司的业务从单纯的养蛇、卖蛇,到研究蛇的药用价值及开发蛇类医药产品。

  “禁食令”使黄恒刚刚投入的生产线还没来得及安装就被叫停,线上线下的蛇类食用产品一律下架。

  全国人大《决定》颁布实施后,特斯拉Model 3用车:2万公里保一次只换空调滤,广东省最早采取措施,将所有养殖的野生动物进行无害化处理。黄恒不想放弃祖传产业,毕竟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黄恒,2012年放弃公职,回乡发展家族养蛇产业,成为广西雷村蛇场的第三任“掌门”。这一养蛇场从1984年开始,以食用作为目标,养殖各种蛇类,目前有12个养殖基地,每个基地的蛇量在2万~6万条。

  养蛇能带来怎样的效益?记者了解到,在2010年之前,蛇的均价在360元/公斤左右,近几年滑落到150元/公斤。2017年,黄恒采取统一宰杀、分解销售的方式,每条蛇的利润增加了一倍以上。

  黄恒发现,国内每年对蛇胆的各类需求约20吨~30吨,目前全国年产量勉强达到10吨左右。此外,蛇是良好的壮药和瑶药资源,具备向药用用途转型的条件。

  在自治区林业部门的指导下,由黄恒在内的4个股东进行收购重组,成立广西金圣堂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对全区合法人工驯养的蛇进行收储、加工以及药用开发。

  “以蛇入药,这在民间有悠久的历史。”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壮药学负责人、广西国际壮医医院民族药研究所主任药师黄瑞松介绍,壮瑶医认为,蛇胆可清肺热,清肝热,明目,用于治疗咳嗽、惊痫等;蛇蜕可祛风毒、消肿痛,用于治疗口疮、痈肿、烧烫伤等。

  黄瑞松介绍,国内著名的“三蛇酒”的应用就出自广西民间,它是以眼镜蛇(或眼镜王蛇)、金环蛇和灰鼠蛇(或三索锦蛇)加白酒浸泡制备而成,主要用于治疗风湿痹痛、腰腿痛、偏瘫、浮肿。《中国药典》收载了蛇蜕、金钱白花蛇和乌梢蛇;而《广西中药材质量标准》则收载了蛇胆和眼镜蛇。因此,目前蛇蜕、蛇胆、金钱白花蛇、乌梢蛇和眼镜蛇作为药用是具有法定技术依据的。

  广西医科大学蛇伤救治中心主任、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李其斌拥有一门独门绝招——蛇伤治疗特效药。

  他告诉记者,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广西在全国最早开始进行蛇毒研究和临床应用,利用蛇毒的镇痛、降压、止血、抗癌等功效,应用于脑血栓、恶性肿瘤等疾病治疗。

  黄瑞松表示,蛇类作为药用,必须具备相应的药材质量标准。目前只有眼镜蛇已收入《广西中药材质量标准》,但滑鼠蛇、中国水蛇、眼镜王蛇和灰鼠蛇才是广西养殖的主要品种。

  他说:“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制订我区具有药用价值的人工繁育的眼镜王蛇、滑鼠蛇、铅色水蛇和灰鼠蛇的药材质量标准。只有这样,广西具有药用价值的人工繁育蛇类才能合法作为药用加以开发利用”。

  记者了解到,在疫情发生之前,自治区林业部门已将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向药用转型提上了议程,提出引进动物药用研究机构,将人工繁育野生动植物打造成道地药材(指经过中医临床长期应用优选出来的,在特定地域通过特定生产过程所产的药材)。

  自治区林业局动植物处处长张振球告诉记者,从2019年7月开始,自治区林业部门指导养殖户进行养殖结构调整,到2019年底,全区眼镜王蛇、乌梢蛇的种源数量占比有所提高。

  “疫情加快了蛇类养殖药用转型的步伐。”张振球表示,按照原计划,在2~3年内可完成全区的蛇类养殖结构调整,《决定》颁布后,所有的指导工作按下了快进键。

  今年1月22日,全区暂停野生动物的行政许可审批;3月份,自治区林业部门组织养殖户代表和专家,召开野生动物药用转型感研讨会,随后,着手起草《广西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处置指导意见》。记者了解到,4月28日,相关意见方案已完成拟定,目前正在加快推进研究制订蛇类药材质量标准和蛇药用检测标准的工作。

  灵山县一贫困户在老房子里养殖蛇类。本版图片除资料图片外均为南国早报记者 吕海锋摄

  记者了解到,目前投产的3个产业园的各项工作都在加紧推进中,待收购政策具体细节出台后,预计7月份可就近收储加工,做到合法养蛇农户现有存栏合格商品蛇应收尽收。

  自治区林业局副局长黄政康表示:“下一步,养蛇的标准会更高,希望能推动广西蛇产业实现规范化、标准化、无抗(生素)化养殖。”